专家预约热线

0755-82672227

联系我们

联系方式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:18898350099

心理咨询热线:0755-25841199

心理学爱好者群:390633061

社工心缘群:155275318

智慧家长群:307445582

情感婚恋

(原创)不愿意跟家人一起的中年女性 —— 一例社会心理服务案例

发布时间:2020-10-28来源:发布者:

不少女性,特别是中年女性认为,自己生活的重心就是家庭,能够跟丈夫、孩子在一起,是她最快乐的时光。但对某些女性来说,每天跟家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却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情。

琴姐(化名)现在就处于这么一个状态。她与丈夫结婚将近25年,自己今年年初刚刚到达退休年龄,可以领取退休金,唯一的儿子也已经成年。看上去,她到了可以享清福的时候。可是,1个多月前她却离家出走了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琴姐所在的社区工作站向心理咨询师转介了这个个案。通过社区工作人员的介绍,我们才了解到更多的情况。原来,琴姐一家三口,丈夫和儿子都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,需要长期服药治疗,无法就业,家里的生活开支全靠琴姐一人的微薄收入和政府的低保补贴。因为两位家庭成员长期患病,亲戚都不太与他们家来往,照顾两位病人的责任都落在了琴姐一人身上。长期以往,琴姐不堪重负。因此,前些年,她也曾经有过几次离家出走的情况。一旦她离开家的时间稍长,两位患者就没有人监护及监督他们按医嘱服药,很容易导致病情复发。社区工作站对此十分头痛,因此,希望通过心理咨询师可以为这个家庭提供一些帮助,找到办法让琴姐愿意去承担监护的责任,降低精神病患者肇事肇祸风险。

心理咨询师通过社区工作人员设法与琴姐取得联系,并跟精防社工一道在琴姐家中与她见上了面。家里的两位患者都坐在客厅的椅子上,静静地坐着,不时向咨询师一行张望。琴姐却显得十分烦躁不安,不停地在房间及客厅四处走动,并时不时大声呵斥丈夫或者儿子。社工询问她为何没有去申请今年的监护补贴,琴姐好像想说些什么,但最后还是将话咽了回去,没有回应社工。沉默了一会,心理咨询师感觉气氛挺沉闷的,便对着琴姐说,能够看到她为这个家庭做了很多,感觉她对这个家庭非常重要。不料,琴姐情绪突然爆发,激动地诉说起来:当年经人介绍嫁给丈夫,刚开始只是觉得他有些怪,两人沟通较困难,但很快有了儿子。后来才知道他患有精神分裂症,自己感觉很痛苦;后来,自己便将全部精力放在儿子身上,生活也有了一些寄托;但没有想到,儿子初三时也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;从此,她就常年要与精神病院医生、社康医生、社区工作人员、精防社工等各类专业人员打交道,以获得免费服药治疗和一些补贴。为了维持家庭的生活开支,她在照顾两位患病家庭成员的同时,还要去一家企业从事保洁工作。琴姐痛哭流涕,称自己的一辈子都被这两父子毁了;而她的丈夫和儿子却毫无反应,似乎琴姐说的事情跟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。琴姐见此情形愈加气愤,边哭边骂,并开始驱赶咨询师,“你们快点走吧,我不想见到你们。”

这次家访结束后,咨询师感觉非常受挫,十分无力,找不到什么办法去帮助这个家庭;也不明白,为什么琴姐会如此的愤怒、抵触咨询师?带着这些问题,咨询师接受了机构的督导。琴姐为什么会对咨询师大动肝火,这与咨询师所说的话有什么关系吗?督导对此提出了自己的看法:咨询师在现场见到这个家庭,一方面觉得如果没有琴姐的监护,两位病人的状况不容乐观;另一方面,似乎也没有人能够要求琴姐做得更多,因此,可能会产生无力、焦虑的情绪。为摆脱这些让人难以忍受的情绪,咨询师便对琴姐说出“你很重要”之类的话。也许,在过去的一段时间,不少人已经跟琴姐说过类似的话,这些话表面是认可她的付出和能力。但实际上,可能带给琴姐的感觉:大家都希望她抛开自己的感受、需求和愿望,继续履行起监护的职责;却从来没有人去认真倾听她的心声,关注过她的感受和痛苦。

这次家访中,咨询师看不到这点,无意中又重复了其他人曾经对琴姐做过的事情,采取某种“政治正确”的立场,说一些心理咨询培训学到的“专业”语言,“你做了很多”“你很重要”,意图帮助琴姐看到自己的价值和能力,又或者想表示友好以建立关系,但这些做法,完全不能对琴姐的困境产生共情,反而让琴姐理解为咨询师是对她的事指手画脚,要求她继续照顾好她的丈夫和儿子,而忽视了她的感受与个人需要,当然也就无法取得她的信任和合作。督导建议咨询师,可以与琴姐讨论她的愤怒,将关注点放在琴姐的困境和感受上。比如,与琴姐讨论:当她得知丈夫和儿子是精神分裂症时,她有什么感受?当她憧憬的未来不再可能时,她的感受?当下的不完美的医疗水平和医疗保障体系给她家庭带来的影响?……督导认为,咨询师应当充分关注到琴姐长期以来的感受和痛苦。否则,在付出那么多、而且完全看不到希望时,如果她再感到没有人能够理解她,她也许会不顾心中的悲痛,彻底狠下心来,放弃照顾家人,让政府接手这个难题。

督导之后,咨询师与琴姐进行了十多次个别会谈。双方探讨过她当年与丈夫交往的情况,她的其他家庭成员情况,她自己的童年情况,她的父母怎么养育她的,她对过去接触的各类专业人员时的体验怎么样,她对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样的期待,等等。通过访谈,咨询师更好地了解琴姐的经历、想法和感受,并建立起更深的情感联结和更加稳固的信任关系。同时,帮助她连接一些资源,包括参加精神疾病患者家属团体心理辅导以及家属支持小组等。另一方面,当琴姐感觉有人对她的顾虑和抱怨给予接纳后,似乎她也更加能够在一个看似没有希望的环境中坚持下去,更加平静地认识到自己的未来——终生照顾丈夫、抚养儿子,终生照顾他人。(本案例根据实际服务案例改编,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相关信息已做必要的处理)


【作者简介】

张文生:全程心理卫生研究所资深心理咨询师   擅长于 青少年心理辅导     亲子关系   婚恋情感   家庭治疗   情绪疏导   人际交往困惑及职业生涯规划